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涉嫌支持平壤 中、俄多家企業、個人遭美制裁

涉嫌支持平壤 中、俄多家企業、個人遭美制裁

美國週二宣佈,對來自中國、俄羅斯等國的10家企業和6個人展開制裁。被制裁者被指暗中支持平壤,向其提供能源、外匯等支持。北京立刻回應要求美國「糾正錯誤決定」。
(德國之聲中文網)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公佈的制裁名單中,包括六家中方公司、一家俄羅斯公司、一家朝鮮公司和兩家總部在新加坡的公司。遭到制裁的六個人中有四名是俄羅斯人,一名中國人和朝鮮裔人士。
該制裁是美國試圖切斷朝鮮發展核武計劃資金來源的舉措之一。打擊對象是那些與朝鮮從事能源、金融等業務的公司。
在朝鮮7月兩度進行洲際導彈試驗後,聯合國在8月5日推出了新一輪制裁措施,中、俄也在那次決議中投了贊成票。這次美國財政部的新制裁舉措被看作是對聯合國製裁的補充。制裁措施包括凍結這些企業與個人在美國的資產、阻止其進入全球金融體系等。
"美國財政部將繼續向朝鮮施壓,採取的手段就是以支持(朝鮮)發展核武器和導彈項目者為打擊目標",美國財長姆紐欽(Steven T. Mnuchin)在一份聲明中說。
"來自中國、俄羅斯等國的個人和企業幫助朝鮮增加收入,而朝鮮用這些收入來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造成地區不穩定,這是令人無法接受的。"
週二(8月22日)晚些時候,中國駐美大使館發言人做出回應,美國應立刻糾正自己單方面對中國企業和個人進行制裁的「錯誤」,避免傷害中美雙邊合作。
中國大使館強調,反對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框架外進行單方面制裁,「特別是依據其國內法,對中國的實體和個人行使『長臂管轄權』」。
美國財政部網站名單顯示,遭到制裁的企業包括:
  • 中國丹東富地貿易有限公司(Dandong Rich Earth Trading Co., Ltd.),該企業被指協助負責朝核計劃的朝鮮原子能總局,幫助(被禁出口的)朝鮮釩礦出口;
  • 在中國大陸和香港都設有辦事機構的明正國際貿易有限公司(Mingzheng International Trading Limited),該公司被指實際上是一家外貿銀行,朝鮮主要在這裡換取外匯;
  • 丹東至誠金屬材料有限公司(Dandong Zhicheng Metallic Materials Co. Ltd.)、金猴集團國際控股有限公司(JinHou International Holding Co. Ltd)、丹東天富貿易有限公司(Dandong Tianfu Trade Co. Ltd),這三家公司被指在2013年至2016年間,總共從朝鮮進口價值近5億美元的煤炭;
  • 俄羅斯"赫菲斯托斯-М"(Gefest-M LLC),這家企業被指為參與朝核計劃而遭到制裁的朝鮮企業採購金屬;
  • 朝鮮萬壽台海外開發會社(Mansudae Overseas Project Group,簡稱MOP),該企業被指將朝鮮的工人送往海外務工,為平壤賺取外匯;
  • 在納米比亞註冊的兩家公司中,有一家是中國的子公司,名為"Qingdao Construction",該公司也被指暗中支持朝鮮受到制裁的企業。
在遭到制裁的6個人中,來自中國的是丹東至誠金屬材料有限公司的遲玉鵬(音)(Chi Yupeng)。4名俄羅斯人分別是"赫菲斯托斯-М"的老闆Ruben Kirakosyan,以及俄羅斯人Mikhail Pisklin、 Andrey Serbin、Irina Huish,他們三人被指通過新加坡公司替朝鮮進行燃料交易。遭到制裁的也包括一名朝鮮裔人Kim Tong Chol,此人被指與中國公司的納米比亞分公司Qingdao達成協議,讓Qingdao接管了4個納米比亞政府資助的建設項目、接收MOP的朝鮮工人、項目相關材料。

"It is Beijing’s agenda to eliminate the democratic opposition in Hong Kong,"

HKFP_Voices: "Hong Kong used to be the one part of China that was still free, where people could still protest without fear, where the rule of law and basic rights still meant something. No longer," writes Benedict Rogers. "It is Beijing’s agenda to eliminate the democratic opposition in Hong Kong,"

廣電總局要求刪去該《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100篇文章

劍橋大學出版社早前應中國國家出版廣電總局要求,抽走300多篇學術期刊《中國季刊》的文章,但在學術界反對之下,劍橋終決定復刊。不過這次學術審查風波尚未告一段落,另一本期刊《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亦接獲劍橋通知,指廣電總局要求刪去該期刊約100篇文章,劍橋暫時未有將文章下架 ...
劍橋大學出版社早前應中國國家出版廣電總局要求,抽走300多篇學術期刊《中國季刊》的文章,但在學...
THESTANDNEWS.COM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Healthcare Is India's Greatest Public Failure

The world’s largest democracy still struggles to provide a healthy life for most of its citizens.
The government is a long way from providing a decent life for its citizens.
BLOOMBERG.COM

韓國遭北京抵制的部分代價;The U.S. Can Win a Trade War With China. It Shouldn't Try | Time.com


The U.S. Can Win a Trade War With China. It Shouldn't Try | Time.com

time.com/4904294/us-trade-war-with-china/
5 days ago - Global side-eye: Trump and Xi's relationship has grown more tense ... Economics estimated recently that China's unit labor costs were just 4% ...




金融時報
汽車銷售已經減少了一半,數十家超市已經關閉,旅遊訪問量下降了近70%。

中國對韓國公司抵制--因首爾的導彈防禦系統--韓國的損失
現代,AmorePacific和樂天計數北京抵制代價

Financial Times
Car sales have more than halved, dozens of supermarkets have closed and tourist visits are down nearly 70 per cent.
Hyundai, AmorePacific and Lotte count cost of Beijing boycott
FT.COM

泰媒:印度接替美国跟中国角力; India Is Building a Highway to Thailand to Counter China's Silk Road

RFI 华语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随着中印边境对峙进一步持续,两个亚洲大国之间的“较劲儿”,已然成为地区国家关注的焦点,与此同时,两国关系恶化是否影响经济层面的焦虑也随之产生。
CN.RFI.FR

Bloomberg Asia
New Delhi and Beijing are jostling for influence.

When Prime Minister Narendra Modi’s government approved $256 million to upgrade a section of a remote border road last month, few took notice.
TRIB.AL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香港數萬民眾遊行聲援在囚抗爭者,稱「反抗極權無罪」


數萬港人 聲援黃之鋒
傘運以來最多「你們並不孤單」

2017年08月21日【綜合報導】「政治迫害可恥,釋放政治犯!」2014年「雨傘運動」學運領袖黃之鋒在內的16名香港年輕社運人士,上周陸續遭判刑淪為階下囚,引發外界撻伐,數個團體昨發起示威,數萬民眾頂著豔陽上街聲援,將灣仔多條道路擠得水洩不通,是雨傘運動後,最多港人上街的一次。示威者痛批香港政府展開「白色恐怖」,舉起「反抗極權無罪」的布條要求釋放異議者,也藉此對身陷囹圄的民主鬥士說:「你們並不孤單。」


香港上訴法院日前將學運領袖黃之鋒、周永康與羅冠聰,及「新界東北案」13名社運人士,分別判刑6至13個月不等。為聲援他們,民間人權陣線、社會民主連線等團體發起遊行,下午3時數萬民眾從灣仔修頓球場出發,一路敲鑼打鼓,高呼「還我孩子希望,聲援良心犯」,抗議港府以「政治檢控」打壓異議,遊行到中環終審法院外,舉行集會。民眾擠爆盧押道、軒尼詩道,警方還封閉莊士敦道3條車道,開放給民眾行走,電車也停駛。

香港藝人黃耀明、何韻詩與王宗堯現身力挺。黃說,自己或其他社運人士都可能是下一個坐牢者,「今日不出來,就沒機會再出來!」何韻詩稱,上街是為了讓獄中政治犯知道,有人支持與關心他們。

港人為坐牢良心犯的打氣字眼,投影終審法院外牆。香港《蘋果日報》

希望凝聚不同力量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前秘書長、遊行主辦單位發言人岑敖暉說,這次遊行是繼「雨傘運動」後,最多人上街的一次,反映中共及港府以嚴刑打擊市民參與政治的陰謀,全盤失敗。他說,遊行也讓獄中政治犯知道自己並不孤單,盼這次能重新凝聚不同團體力量,找回公民運動焦點。主辦單位未公布示威人數,警方指高峰時有2.2萬人。 

香港學運領袖羅冠聰(左起)、黃之鋒、周永康遭法院判刑6至8個月,正在服刑,許多民眾聲援他們。資料照片

「我們在更大監牢」

岑敖暉女友何潔泓因新界東北案被判入獄13個月,正在懲教所服刑。岑前天在臉書稱已去探監,女友正適應獄中生活,還貼出一張他背著女友的合照,寫下「背著妳,繼續走」。兩人因參與社運被拆散卻無怨無悔,令人動容。
昨48歲的梁先生帶小女兒一起上街,盼她能記住這件事曾發生,他想告訴身在監牢的年輕人:「其實我們每個香港人都在坐牢,我們在一個更大監牢裡,所以我們和他們在一起。」民眾張先生痛批,該判決預告「白色恐怖的開始。」有民眾說:「孩子你們沒做錯!撐(挺)你們!加油!」
香港大學等7間學校學生到場聲援,中文大學學生會長區子灝批,港府打壓異議人士,令市民見到其不仁不義。 






【14:45】大會開始為遊行做準備,包括測試音響等,現時修頓球場旁的盧押道已聚集近百名參與遊行人士。【14:30】遊行於下午3點開始,過百名市民已…
HK01.COM|作者:香港01
留言
Hanching Chung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以及反新界東北發展案13名爭取公義的社運人士,在香港政府律政司窮追猛打下淪為階下囚。多個民間組織及政黨今天發起聲援遊行。八九民運學生領袖之一的王丹,今日在facebook發文,呼籲香港人,特別是大人們站出來,「不能讓一些20歲的孩子,孤單地為香港而戰!」
王丹指,今天的遊行,全世界都在看,看香港人是否有決心抵抗政治上的黑暗,「要讓中共看到,壓迫越深,反彈越大,這,幾乎已經是香港唯一的自保之路了。夜深無眠。我期待在香港街頭,看到希望」。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管理
Hanching Chung 港人大遊行聲援被改判監禁“良心犯”抗爭者 香港多個政黨和團體,周日下午發起從灣仔至中環終審法院的大遊行,聲援被上訴庭加刑重判的13名衝擊立法會的新界東北示威者及闖公民廣場案3名雨傘運動學生領袖,抗議政府政治檢控和打壓年輕一代抗爭者,撕裂社會。

香港聲援被改判監禁的學生領袖及示威者遊行 (美國之音記者海彥拍攝)
......查看更多


香港多個民間團體及政黨,星期日下午發起遊行,聲…
VOACANTONESE.COM


【早報:香港數萬民眾遊行聲援在囚抗爭者,稱「反抗極權無罪」】http://bit.ly/2wmMTBs
一覺醒來世界發生了什麼?
1. 香港眾志、社民連等組織週日(20日)發起遊行,聲援「新界東北案」、「公民廣場案」的在囚抗爭者,主辦單位指參與人數遠超預期。
⋯⋯更多

就上週「新界東北案」、「公民廣場案」包括黃之鋒、羅冠聰等合共16名社運人士被律政司覆核刑期得直、改判入獄,…
THEINITIUM.COM

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梁文道:以後,醒目就是最偉大的道德 - 我不再知道應該相信誰了。

以後,醒目就是最偉大的道德 - 我不再知道應該相信誰了。假如林子健真的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齣大戲,狠得下手,對準自己的大腿連釘幾十針,那他豈不成了香港政壇當中最勇武的漢子?整件「林子健被虜」疑案發展到這個地步,它對香港社會的傷害,其實已經遠遠超過原先大家所以為的「強力部門」跨境辦事,或者「黑勢力」自動為國效命了。因為各方為此產生的猜想和分歧,不再是簡單的是非之爭,而是更終極也更難化解的信心問題。事實不再稱王,唯有詮釋,以及詮釋背後的預設立場,才是真正最重要的東西。「林子健被虜」疑案是一個症狀,說明香港有病,並且病得很重。
特首選戰期間,兩個候選人都看到了這個問題,都說要為香港重建信任。然後新政府一上台,馬上就推出高鐵「一地兩檢」的方案來考驗大家的信心。請先不要急着用魯迅筆下的「一見短袖子」就要聯想到「私生子」的中國式想像,去把反對一地兩檢的人先打成反中央,然後再上升到萬惡港獨的層次。我們可以很心平氣和地來談一談說話究竟還算不算數這回事:為什麼上一任的政府官員可以說高鐵不必一地兩檢,現在的高官卻又誓言非一地兩檢不可?為什麼同一個人在當立法會議員的時候極力反對一地兩檢,今天坐在行政會議裏頭卻又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呢?我們完全可以不碰一地兩檢是對還是錯的問題,只是像個剛學懂講道理的兒童一樣,追問為什麼你們昨天說的和今天不一樣。難道你要告訴我們,大人的世界很深奧,我們將來慢慢會學懂嗎?而家最緊要醒醒目目,唔好問咁多嘢。
香港人不是沒信任過體制權威,問題是這種信任似乎總是一次又一次地虛擲。我還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草擬《基本法》,移民潮興的時候,有些人就說過這麼一句俏皮話:「有錢有辦法,冇錢《基本法》」。但大多數沒錢的人只能留下來相信《基本法》,以及早已成為歷史文件的《中英聯合聲明》。再到六四之後,又有人說「問你們香港人怕什麼,又叫你們相信共產黨的趙紫陽,他自己都倒台了。你還不怕?你還敢信?」。然而大多數人還是只能相信,留在這座城市,相信它至少有些東西是不會動搖的。接着是普選議題,先是不斷調後它的落實時間(也就是所謂的「循序漸進」),還累得親建制大黨修改黨綱;但他們還是要我們相信,相信他們的承諾是莊嚴的。沒想到後來他們乾脆修改普選的定義,使大家赫然發現當初信過的承諾原來和他們打算兌現出來的結果不一樣。你現在還想勸大家應該繼續相信下去嗎?還是說,是否真心相信不重要,要緊的是永遠裝出一個相信的樣子呢?
我們也相信過廉政公署,相信過律政司,相信過法院,相信香港的司法部門和相關體系至少是中立而公正的。但是為什麼同樣是衝進立法會,有的輕判了事,有的還要被律政司追究加刑?誠然,犯法就是犯法,就算有再美好的理由也得承擔責任。但是政府有必要在那十三名青年被判罰之後,仍然鍥而不捨,直把他們丟進大牢才算心甘嗎?
他們到底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呢?也許一個開始關心新聞,正要接受良好公民教育的孩子會這麼問。我們該怎麼向他解釋?是告訴他,因為他們看不慣人家新界村民宅田被毀,太過多管閒事嗎?如果他更懂事一點,還知道新界有人倒泥頭到廢田破壞環境,而律政司從不上訴申請加刑;有人霸佔官地賺了大錢,律政司根本連提控都懶得提呢?如果他知道了政府放着一大片貴人專用的高爾夫球場不碰,看着黑勢力進村騷擾老弱不管,但卻專挑非原居民的家園來好好「發展」。他會不會問為什麼同樣犯法?有人一定沒事,有人就一定要重判?為什麼有些權貴可以為所欲為?而弱勢就只能任人魚肉?你不必回答,他自己長大慢慢就會明白:唔關你事嘅嘢,你就唔好多管閒事;有權有勢嘅人,總之你得罪唔起。
這種環境,正是我不少大陸朋友想要移民的理由,他們都說是為了下一代好。出國之後,孩子的數學會變得更厲害嗎?當然不是。他們所謂的為下一代好,無非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在這裏該怎麼教孩子做人。沒錯,學校一定會要我們關心他人,政府更是喜歡倡導大愛無疆。是的,老師會告訴學生公正的價值,官員也每天反覆吟誦用這兩個字造出來的句子。所以一個小孩當然曉得要幫助他人,關心弱者,有些時候更要路見不平,勇敢有為。那麼收集汶川地震遇難者名單,想要還亡魂一個清白,因而被判入獄的那些人算不算是關愛他人?為了爭取外地民工子弟就學權利,坐牢坐了四年才剛放出來的許志永,又算不算是為了公正而見義勇為呢?從扶助一個路邊跌倒的老人家,一直到為了大愛而被囚這條連續線上,我們應該把界劃在那一點上呢?愛要愛到什麼程度才叫做「破壞和諧發展」,才叫做「擾亂社會秩序」呢?於是沒多久,大家就都明白了,善良也得善良得響應號召,國家要你關懷的時候你關懷,國家要你愛到那個地步你就愛到那個地步。在這一切關於人性善良面的教育裏頭,最最要緊的莫過於知機,莫過於安全。在一切價值觀的教育裏頭,最最重要的莫過於風向,因為有時候,上一個領導推崇的價值未必符合現任領導的心意。
不必冒險,不必付出代價,不賠穩賺的愛,這樣的愛還能叫做愛嗎?也許可以。例如近日澳洲一列華人開車上街,抗議印度侵犯中國邊境,有的車子上還貼着「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的標語。這些人當中有早已宣誓效忠澳大利亞,放棄中國國籍的移民。請注意,我從不認為移了民就不能真心誠意地說自己愛中國,我只是覺得他們這種愛國正是今日中國式的愛的象徵,沒有風險,不受霧霾侵擾,也不為醫病所苦,是種很隔離而且很安全的愛;一種知所進退,在充分計算過失利和獎賞之後得出來的愛。
我認識一位老大姐,她的愛叫她吃過了太多苦頭,一輩子坐過兩次政治牢,第一次是二十歲剛過,文革末期得了個參與「反革命集團」的罪名。後來這麼多年,儘管可以,她卻從沒想過移民,頂多是把孩子送出去上學而已。但她年紀也大了,近日終於提起想走的事,而且說到這念頭的時候還有點不好意思。她的理由我完全明白,無非是想在餘生多點自由,那甚至不是什麼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之類的東西,而是做一個正直的人的自由,就這麼簡單。所以我勸她:「大姐,你沒欠這個地方什麼了,想走就走,能走就走吧。後面就是我們這一代的事了」。(交稿之後,方知又有三位青年遭遇加刑。至此,我所記得的香港終於遠去。以後就是另一種版本的老香港要重新盛大出台的年月了。這種香港強調的是醒目和靈活,而且將來還得更進一步,連在所有價值觀和邏輯上頭都得醒目靈活。)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讀Bari Weiss的提案:諾貝爾和平獎應該頒給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這篇,深得我心:我也這樣認為。香港的第一代青年政治犯表現很不俗。
不過,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和決策很複雜、曲折,這提案離實現還有一陣子。
以劉曉波先生得諾貝爾和平獎為例。當時許多中國人都認為:諾貝爾和平獎該頒給中國人一次。
劉曉波先生致力推動的候選者是"天安門的母親們"。
不料,舉世更多英傑認為,劉曉波先生本人更適合受頒"諾貝爾和平獎",他也有此榮譽。
現在的中國,適合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者,還有許多在監獄中的"人權律師們"。
可是我相信"香港的青年政治犯"得獎的機會還是有的。
祝福他們。祝福香港。




觀點

諾貝爾和平獎應該頒給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週三,雨傘運動的領袖羅冠聰(左)、黃之鋒(中)和周永康在香港的一場集會上。
Tyrone Siu/Reuters
週三,雨傘運動的領袖羅冠聰(左)、黃之鋒(中)和周永康在香港的一場集會上。
在這裡,建議將於下月開始接受提名的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考慮一下三個年輕人,他們在今天早些時候成為了香港首批政治犯。
2014年,這個勇敢的三人組參與領導了後來被稱作雨傘運動的大規模政治抗議,以保護香港的自由不受越來越咄咄逼人的北京方面的侵犯。去年,和安德烈·薩哈羅夫(Andrei Sakahorv)、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及之前很多異見人士一樣,他們受到莫須有的指控(非法集會)、被判罪名成立並完成了對他們的懲罰。
今天,香港律政司斷定,這些懲罰過輕。
14歲時便登上香港政治舞台、現在是該地區民主運動的代表性人物的黃之鋒(Joshua Wong)被判處六個月有期徒刑。羅冠聰(Nathan Law)和周永康(Alex Chow)分別被判處七個月和八個月有期徒刑。三人的政治生涯都才剛開始,但新做出的判決禁止他們在接下來的五年裡競選公職。
正如黃之鋒在宣判前對《紐約時報》的一名記者所說:「政府要阻止我們參選,直接地打壓我們的運動。」他接著表示:「法治在香港已變成法制。」一點沒錯。
他們被判入獄的影響巨大。自20年前英國將曾是其殖民地的香港的管轄權移交後,這座城市一直按「一國兩制」的原則運行。但這越來越像是一個空洞的口號。「這個結果不僅是對這三名和平的親民主活動人士或言論自由的嘲諷,也是一個非常清晰的跡象,表明北京的政治命令正在侵蝕香港的司法系統,而司法系統對香港的自治至關重要,」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說。
黃之鋒的摯友、雨傘活動的一名主要活動人士林淳軒(Derek Lam)在從香港打來的電話中說得更加直白:「香港的法庭是中國政府的奴隸。」他接著表示:「法官不承認民主、自由和人權是黃之鋒這麼做的原因,只是堅持認為他們是在煽動暴力。」
渴望成為一名牧師的林淳軒可能很快也會面臨同樣的指控:下月,他將迎來對他在2016年的一場抗議中所扮演角色的判決
「我很心痛。今天所有朋友都入獄了。我下月可能也會和他們一樣,」他對我說。「但我們永遠不會後悔做過的事情。我們做的是對的。這是真的。我們會堅持下去。」今天,羅冠聰、周永康和黃之鋒也表現出了這種堅持不懈的精神。正如剛剛20歲的黃之鋒在被監禁前在Twitter上所說的:「能關住我們的身體,關不住我們的思想!我們想在香港實行民主。我們不會放棄。」
這些年輕人正在發動的這場鬥爭,遠遠大於他們的未來,甚至比香港本身更大。他們和其他著名的運動領袖一起,逼迫實行威權主義的中國履行自己的國際和政治承諾。幾個大衛能追究歌利亞的責任嗎?(聖經故事中,英雄大衛殺了巨人歌利亞——譯註)向他們頒發諾貝爾獎可能會起到幫助作用。
本文作者Bari Weiss為時報的觀點和評論版面撰稿,歡迎關注他的Twitter@bariweiss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