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中美韓三國試圖再次嘗試通過對話解決朝鮮核問題;朝鮮複雜的全球金融網絡 或成制裁依據

中美韓三國試圖再次嘗試通過對話解決朝鮮核問題

在韓國總統抵達北京之際,中美韓三國暗示將再次努力尋求對話,以幫助緩解朝鮮核問題所造成的緊張局勢。韓國總統此次對中國展開的正式訪問目的在於修復雙邊關係。


報告揭示朝鮮複雜的全球金融網絡 或成制裁依據
華盛頓和韓國的研究人員發現,一些商業交易表明,朝鮮的國際金融網絡比之前人們的廣泛認知更為複雜且仍極易受到國際制裁的影響。預計那些主張加大力度制裁與朝鮮有業務往來公司的人士會引用這一結論。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美日韓針對朝鮮潛射導彈舉行軍演; 中國計劃在中朝邊境建朝鮮難民營;被指「收錢親中」,澳洲參議員辭職; 澳洲推新法防止外國勢力干涉內政


中國計劃在中朝邊境建朝鮮難民營

  • 跨越圖們江的橋。圖們江是朝鮮(照片中前景)與中國的界河。
    一份中國移動內部文件顯示,中國政府計劃在中朝邊境建設數個朝鮮難民營,以防戰爭一旦爆發,大批朝鮮難民湧入中國造成危機。

美日韓針對朝鮮潛射導彈舉行軍演

  • 朝中社2016年4月發布的一幅照片,據稱是展示了朝鮮潛射彈道導彈實驗。
    由於發射前難以偵測,朝鮮潛射彈道導彈技術迅速發展令美國及其盟友感到擔憂。此前有報導稱證據顯示朝鮮正在進行新型潛艇建設。




被指「收錢親中」,澳洲參議員辭職

澳洲工党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在被指控為支持親中政策而收受金錢後辭職。
工党參議員鄧森被指接受中資政治捐助,並在外交政策上偏向中國。上週,澳洲推出防止外國勢力干涉內政法案,中澳關係陷入緊張。

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Kristine Servand撰文:如何判斷北韓是否要進行核試驗; North Korean hackers 'steal US-South Korea war plans'. In Kim Jong Un’s summer retreat, fun meets guns

【即時頭條】如何判斷北韓是否要進行核試驗
9月3日,當北韓引爆了一枚25萬噸TNT當量,驚天動地的核彈時,有一個人並不驚慌。
在距離平壤9650公里的美國科羅拉多州,伯姆德茲(Joseph S. Bermudez Jr.)多年來一直在觀察這個孤立政權的核試驗設施,時常目不轉睛地凝視著高解析度衛星影象上的斑點和陰影。
哪怕一些非常輕微的變化——比如山地要塞上的車輛、裝置和人員移動——都事關重要。從2月份開始,伯姆德茲和他的同事在三個通往地下測試掩體的主要隧道中的一個,發現了異常活動。
伯姆德茲表示:「我們年初就知道他們會進行核試驗。所以,當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的反應其實是,『哦,他們終於試驗了。』」他經常為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一個名為「38 Nort」的北韓研究網站撰寫評估報告。
平壤政權一直期望獲得利用核彈頭打擊美國大陸的能力,而這場迄今為止最強大的核爆炸意味著,北韓又朝這個目標邁進了一步。除核武計劃之外,北韓領導人金正恩2017年還發射了一系列彈道導彈,每一枚導彈都比上一枚飛得更遠或更高。
金正恩的行動也招致特朗普言辭激烈的回應。儘管面臨全球制裁和譴責,但北韓政權仍然執拗地追尋核武器,這讓特朗普大為光火。鑑於特朗普威脅稱,一旦被激怒,美國將對北韓發動攻擊,解析該政權的行動變得越來越重要。
伯姆德茲是美國和亞洲少數幾位每天窺視金正恩的後院,仔細研究商業衛星影象和其他資料的分析師之一。在這樣一個動盪不安的環境中,他們的分析有助於緩和恐懼氛圍,抑制整天叫囂著要毀滅美國的北韓宣傳機器所誘發的投機行為。
伯姆德茲指出:「我們已經確定,在進行核試驗之前,他們通常會在隧道中進行一些額外的挖掘活動。他們會搬進更多的裝置,你會看到更多的人員在移動。」
專家們正在密切關注豐溪里(Punggye-ri)——一個建在平壤東北部隱蔽山谷中的活躍試驗場。北韓迄今為止進行的六次核爆試驗,都是在這片區域完成的。米德爾伯里國際研究學院(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東亞防擴散計劃主任劉易斯(Jeffrey Lewis)在加州蒙特雷表示,對於地下試驗來說,豐溪里擁有「幾乎無限的空間」,而它的花崗石基岩也是遏制大爆炸的理想材質。
在詳細審視一張影象之後,專家們就能看到豐溪里的正常或可疑活動。一個不祥的跡象是,一切喧囂慢慢停止:車輛、部隊和工人逐漸撤退,試驗場地顯得「更加整潔」。
供職於38 North的防務技術專家Jack Liu表示:「這通常表明問題已被解決,他們準備試驗,目前只是在等待。」
爆炸場地可能在金正恩下令引爆之前就準備就緒。劉易斯表示,北韓人早早地挖好了隧道,可以隨時引爆。
對於北韓觀察家來說,影象質量至關重要。商用衛星影象的最高解析度是每畫素30釐米,足以區分建築物、道路、軍事裝備和車輛顏色。但它的詳盡程度還不足以看清人的面龐。
這些影象可以從美國DigitalGlobe和法國空中客車防務與航天集團(Airbus Defence and Space)等公司購買。這些公司的衛星每天多次拍攝地球上每一寸土地的影象,以便用於諸如測繪、災難監測和國家安全等活動。影象非常大,包含座標、熱量訊號和地形等資料,可能需要花費數小時才能下載完畢,還需要專門的軟件進行處理。
一些初創公司提供解析度最高為每畫素80釐米的影象,比如位於三藩市,擁有近200顆在軌衛星的星球實驗室(Planet Labs)。分析家們監測的場地包括豐溪里、海軍造船廠和寧邊鈾研究設施。
一些衛星上的專用感測器能夠繪製更詳細的影象。藉助於一個由日本政府資助,搭載於一顆美國宇航局(NASA)衛星的感測器,劉易斯在馬丁防擴散研究中心(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領導的團隊已經創建了豐溪里地下掩體的3D影象。據該中心推測,這些隧道是從一條主幹隧道分岔出來的。
分析人員還運用了他們多年積累的北韓文化、科學論文和外宣知識。劉易斯說:
「就分析衛星影象或衛星資料而言,一個不言自明的祕密是,如果你不具備一些文化知識,所有這些分析工作都是無用功。」
感測器發現,在9月3日的核爆炸發生之後,豐溪里所在的萬塔山(海拔2205米)發生了位移。劉易斯說,爆炸的力量使得這座山「移動了一點點」。38 North發現,該地區發生了許多山體滑坡事件。
但你不可能準確預測何時會發生爆炸。
38 North的執行編輯Jenny Town表示:「這不是一門精確的科學。如果我們看到鐵軌矸石堆上有一個斑點,我們會認為這是一輛軌道車。但除了我們通常在軌道上看到的是一輛軌道車這個事實之外,我們其實無法用其他方式證明這一點。」
平壤已經加強了核試驗準備活動的偽裝力度,比如使用迷彩漆、網和誘餌,在夜間施工。雲層和大雨會遮擋衛星的視野。她表示:「當你看到什麼東西的時候,你不得不問為什麼你會看到它。他們向我們展示這東西,是不是出於威脅的目的,而不必口頭威脅要進行一場核試驗?」
儘管如此,還有一些東西是無法隱藏的。從第六次核爆炸後數日直至11月份拍攝的影象顯示,一個至今仍未使用的隧道綜合體內的活動有所增加,這可能跟新的試驗準備工作有關。
劉易斯表示,一個關鍵點是,豐溪里正在持續不斷地準備核試驗。這表明,儘管特朗普再三威脅,金正恩仍然在義無反顧地推進北韓的核武計劃。
考慮到北韓在11月29日發射了另一枚洲際彈道導彈,劉易斯指出,整個美國已經在射程之內。「這枚導彈飛得足夠高,足夠遠。如果以美國為目標的話,它有可能擊中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的度假地海湖莊園(Mar-a-Lago),」他說。
他補充說,「現在阻止北韓核武計劃已經為時晚矣。最佳時機是在10到15年前。是的,他們將擁有通過際彈道導彈運載,射程可達美國的熱核武器。」撰文/Kristine Servand
Reuters
For Kim Jong Un, this seaside resort is a summer palace, a future temple to tourism, and a good place to test missiles:http://reut.rs/2fYTwjy


In Kim Jong Un’s summer retreat, fun meets guns
REUTERS.COM



CNN International
About 235 gigabytes worth of military data was stolen by the hackers, according to a South Korean lawmaker.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DW: 長平觀察:烏鎮紅鎮,皆是君恩

長平觀察:烏鎮紅鎮,皆是君恩

據傳烏鎮"萬邦來朝"正是魯煒落馬的原因之一。時評人長平認為,赴會的國際互聯網大佬們正在幫助中國打造新時代中國特色“1984”。
China 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 in Wuzhen | Tim Cook (Reuters/Aly Song)
庫克在烏鎮學會說新時代中國特色"1984"政治謊言?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的媒體人都知道,宣傳部門不只是虛假新聞的製造者,它也發布全世界最真實的消息,那就是宣傳禁令。很多撲朔迷離的事情,等到宣傳禁令一出便疑竇大開。如果你想了解烏鎮互聯網大會的性質,讀一讀最新的宣傳禁令就一目了然。
據經常披露"真理部指令"的《中國數字時代》報導,網管部門要求,"在微博、博客、公眾賬號、論壇、貼吧等互動平台,攔截查刪對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攻擊性內容,特別注意含有以下關鍵詞的樣本:世界404大會,世界局域網大會,世界諷刺大會,低端政黨大會,新時代統戰會,低端組織大會,丐幫大會,世界撒幣大會"。
"404"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
這一系列對烏鎮會議的定義中,每一條都讓人腦洞大開。對很多讀者來說,頭三條顯而易見:根據言論自由倡導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研究報告,在全世界互聯網自由度排名中,中國連續三年蟬聯倒數第一。這樣一個互聯網管制大國,卻要召開世界互聯網大會,而且行業大佬紛紛赴會,天下再也沒有這麼滑稽的場面了。不過,人們討論它,並不僅僅因為它荒唐可笑,更因為它對人類文明帶來傷害。
"世界404大會",非常準確地描繪了"404"的狀況。"404錯誤"是網絡訪問頁面不存在或者被刪除、被禁止時出現的標準回應。互聯網是多元、便捷且快速地通聯人類知識和情感的偉大發明,中國政府卻花大力氣對它進行阻止,讓無數網頁變成"404"。人們很容易認為,它只是互聯網的管制者或者破壞者單方面的作為。事實上,中國的"404"來自全世界的合作,包括前往北京聽訓、奔赴烏鎮捧場的行業大佬們的默認、配合與支持。
也許有人不太明白,既然中國政府都已經如此"高端",號令天下,宣傳部門為什麼要忌諱"低端政黨大會"、"低端組織大會"?這些"高端人群"賺錢、騙錢或者貪錢的速度以秒計,為什麼要叫做"丐幫大會"?"撒幣"既是"大手腳花錢",也是"傻×"的諧音,網民用來諷刺中國政府在國際社會"花錢買吆喝"。中國政府真的很不理智嗎?"低端"的烏鎮盛會到底在哪一方面犯傻?
China Lu Wei Vorständer für Internet und Cyber​​-Sicherheit der chinesischen Regierung (Imago/China Foto Press)
"他突然蹦出一句:今天終於有點萬邦來朝的感覺。"
那年烏鎮雨夜,有人忠誠不絕對
網民們沒有忘記一個人,他的音容笑貌猶在烏鎮的每一個角落。他就是有著"網絡沙皇"稱譽的前中宣部副部長、中央網信辦、國家網信辦主任魯煒。中共網絡"大內總管"魯煒。烏鎮再一次繁華如夢,他卻不知在哪裡黯然神傷--作為中共十九大後被中紀委宣布調查的第一隻"大老虎"。
魯煒對網絡管制可謂盡心盡力。一個名為"搶占外媒高地"的微信公號發表過一篇被廣為傳播、隨後又被一再"404"的文章《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不無同情地為蓋棺定論道:"他對中國互聯網的定義至今仍然是各大發布會的標準答案:我們始終對各國的互聯網公司持歡迎開放的態度,但我們也要求這些互聯網企業遵守中國的有關法律法規。"
這篇文章回憶說:"想起那年烏鎮午夜。雨打石板路,酒過三巡後的微醺。坐在酒店大堂,他身體攤放在沙發里。聊起白天的諸多見面,他突然蹦出一句:今天終於有點萬邦來朝的感覺。"
據傳,這也正是魯煒落馬的原因之一。他為了讓"聖上"感覺爽,苦心營造"萬邦來朝"的氛圍,為此不惜造假,請來在中國的外國留學生和商人來冒充赴會貴賓。誰知"聖上"明察秋毫,龍顏震怒,認為他犯了欺君之罪。這位寵臣忽略了,本朝比任何時候都更強調"忠誠"。正如另外一位寵臣、現任中共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所言:"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
魯煒高調管制互聯網,也並非只做表面功夫。但是,不管這個傳言是否屬實,有一點可以肯定:無論表面功夫做得再好,本朝更看重實際功效。過去的領導人喜歡"國際舞台",現在的領導人想得明白:何不自己搭建"國際舞台"?
新時代中國特色"1984"
在這一點上,中國政府一點都不傻,而且相當務實。互聯網行業中這些聰明的大腦,未必都已經想明白。臉書(Facebook)總裁扎克伯克(Mark Elliot Zuckerberg)又是在辦公桌上拜訪習近平著作,又是在霧霾天去北京長安街跑步,可以說給足了北京臉面。但是,臉書在中國依然是個不見臉的"404"。他必須要拿出讓中國政府滿意的自我審查工程,才有可能進入中國市場。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時事評論作家長平
看看新浪、騰訊和阿里巴巴就知道,這真不是一個小小的工程,它龐大到舊版"1984"都望塵莫及,直到變成國家安全機器有機組成部分。扎克伯克真的做好了這樣的準備嗎?可以想見的是,隨著中國政府越來越"自信",管控要求會越來越高,扎克伯克不那麼容易達標;即便達標了,它也未必能夠競爭得過更熟練作惡的中國網絡公司。
這跟有手機硬件支持的蘋果公司不一樣,儘管蘋果也必然付出更多的清白--其執行長庫克(Timothy Donald Cook)在烏鎮說,他"並不擔心機器會像人一樣思考,而更擔憂人會像機器一樣思考"。說得很好聽,很遺憾卻是跟習近平說中國互聯網不會關上大門一樣的政治謊言,因為他正在配合的"404"--新時代中國特色"1984"--正是要求所有人像機器一樣思考--生死予奪,皆是君恩。
這些互聯網行業大佬們出現在被染紅的烏鎮時,他們不僅見利忘義,而且鼠目寸光--他們正在和專制者裡應外合,一起摧毀自己人類的互聯網前途。從這個意義上說,烏鎮會議的確是"低端組織"召開的一場"世界撒幣大會"。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雨傘運動要達到的普選特首的目標已經落空,港人心灰意冷?

“雨傘”目標落空,港人心灰意冷? 

英國殖民地香港1997年主權回歸中國,但仍可以享受"一國兩制",且50年不變。但香港的民主運動譴責北京違背自治的諾言,並插手香港的事務。

週日又有數千人在香港為爭取民主走上街頭,但同以前數万參與者的規模相比,本次抗議港府的活動顯出冷清。(德國之聲中文網)示威者批評在他們眼裡對北京俯首帖耳的香港特區政府。當天的遊行,黃之鋒等走在隊伍的最前面。現年21歲的他今年8月間因其在民主運動中扮演的角色被判數月監禁。
今年10月,黃之鋒等在"衝擊公民廣場"一案裡獲准保釋,但本週四必須再去法庭接受另一案即"佔領旺角藐視法庭案"的宣判。黃之鋒自己認為"有很大機會要回到監獄服刑"。
黃之鋒是2014年"雨傘運動"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之一。運動期間,曾有數万名示威者參加了爭取"真普選"的民主抗議活動。
對抗議活動的厭倦
一名經常參加民主示威活動的積極分子告訴德新社記者,這次活動參加的人數同以往相比不算多,但他並不感到意外,因為許多香港人以對這類游行感到厭倦。他說,原因是,雨傘運動要達到的普選特首的目標已經落空。

印度政府公布 42 個 apps 為「中國間諜軟體」


※ 2017.12.03 科技—《印度時報》※
印度政府公布 42 個 apps 為「中國間諜軟體」
印度政府根據其情治單位的報告,再度公布 Android 以及 iOS 系統上為間諜軟體的 apps。
據報告,在上述兩個作業系統上,一共有 42 個 apps 會將用戶的資料送回中國的伺服器,並有對印度用戶進行網路攻擊的可能。印度政府相關機構甚至要求,軍事單位確認軍職人員不使用這些 apps。
這份報告是依據「研究分析翼(Research and Analysis Wing)」與「國家技術研究組織(National Technical Research Organisation)」兩個單位的意見撰述。所有的軍事人員,都被要求立即刪除這 42 個 apps,並且 format 其智慧型手機,以策安全。
令人擔憂的是,這些間諜軟體中,除了一些常用的 apps,許多是防毒 apps、網頁瀏覽器、以及檔案總管。
下述為印度政府公布的 42 個間諜軟體:
1. Weibo(微博)
2. WeChat(微信)
3. SHAREit(茄子快傳)
4. Truecaller(真實來電)註:參照報導最後文字。
5. UC News
6. UC Browser(UC 瀏覽器)
7. BeautyPlus(美顏魔法相機)
8. NewsDog
9. VivaVideo- QU Video Inc
10. Parallel Space
11. APUS Browser(APUS 瀏覽器)
12. Perfect Corp(完美移動)
13. Virus Cleaner (Hi Security Lab)
14. CM Browser(獵豹瀏覽器)
15. Mi Community(小米線上社群)
16. DU recorder(百度錄屏大師)
17. Vault-Hide
18. YouCam Makeup(玩美彩妝)
19. Mi Store(小米商城)
20. CacheClear DU apps studio
21. DU Battery Saver(百度點心省電)
22. DU Cleaner(百度清理大師)
23. DU Privacy(百度隱私空間)
24. 360 Security(360 殺毒)
25. DU Browser(百度瀏覽器)
26. Clean Master - Cheetah Mobile(獵豹移動的清理大師)
27. Baidu Translate(百度翻譯)
28. Baidu Map(百度地圖)
29. Wonder Camera(百度魔拍)
30. ES File Explorer(ES 檔案瀏覽器)
31. Photo Wonder(百度魔圖)
32. QQ International(QQ 國際版)
33. QQ Music(QQ 音樂)
34. QQ Mail(QQ 郵箱)
35. QQ Player(QQ 影音)
36. QQ NewsFeed(QQ news feed 瀏覽器)
37. WeSync(QQ 同步助手)
38. QQ Security Centre(QQ 安全中心)
39. SelfieCity(潮自拍)
40. Mail Master(網易郵箱大師)
41. Mi Video call-Xiaomi(小米視頻電話)
42. QQ Launcher(QQ 桌面)
然而,Truecaller(真實來電)表示:「針對某些報告,我們要澄清,我們是瑞典公司。」該 app 開發者說:「我們不清楚爲什麼會被列出(為間諜軟體),我們正在調查此事。Truecaller(真實來電)不是惡意軟體,我們軟體的一切功能都須經用戶同意,也不會被設定為自動下載。」
※ 2017.12.01 《華爾街日報》Liza Lin、Josh Chin 報導 ※
中國高科技公司的另一項工作:幫北京監視人民
https://goo.gl/erBRRE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晚景淒涼的韓國老年人(Kang Buseong)

10,000 韓元, =新台幣, 276.90 TWD


晚景淒涼的韓國老年人

貧困折磨著近半數韓國老人,每月20萬韓元的基本養老金僅夠維持食宿開銷,許多老人靠從事卑賤工作維持生計。


Oh Soon-ja推著生鏽的手推車在首爾走街串巷,撿拾盒子和硬紙板,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4年。
“我這個年紀出去四處轉悠有些困難,但沒有辦法——沒人贍養我和我的丈夫。”這位靠自己努力每天賺2萬韓元(合17.50美元)的68歲老人表示,“這是我的命——我只能受著。”
貧困折磨著近乎半數的韓國老年人——他們這代人曾是韓國戰後邁向發達經濟體過程中的中堅力量。每月20萬韓元的基本養老金僅夠維持食宿開銷,許多人只能靠從事卑微或低賤的工作來維持生計。
有些人甚至從事賣淫。在首爾市區高樓掩映下一處鬱鬱蔥蔥的公園裡,有80歲高齡的老婦在拉客,帶至附近破舊的汽車旅館。這些“巴克斯女郎”(Bacchus Ladies,這一叫法源於她們作為開場白兜售的巴克斯能量飲料)象徵著這個迅速老齡化的亞洲國家所面臨的嚴峻人口挑戰。
“他們從事這一行當的唯一原因就是為了謀生,”韓國崇實網絡大學(Korea Soongsil Cyber​​ University)教授、性工作者研究權威Lee Ho-sun表示,“這些女性為晚年從事這種工作感到臉上無光和被人看不起。這會給她們帶來切實的痛苦。”沒有一位性工作者願意接受英國《金融時報》的採訪。
老年貧困問題只會變得越來越糟糕。
日本
預測:日本面臨嚴重人口減少
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稱,該國人口到2065年將減至8800萬,到2115年將減至5100萬,突顯人口結構問題嚴重性。

伴隨壽命大幅延長、出生率下降及經濟放緩,韓國老年人口數量正在不斷膨脹。到2060年,41%的韓國人將超過65歲,而2015年時的比例為13%。
最近一項研究發現,到2030年,韓國將成為全世界人均壽命最長的國家,韓國女性的平均壽命將達到90歲。
這一趨勢並不僅限於韓國,許多西方國家——尤其是歐洲國家——也面臨人口結構的巨變,原因是低生育率再加上預期壽命大幅延長。美國政府的一份報告顯示,到2050年,全球17%的人口(16億人)將超過65歲,而2015年時的比例為8.5%。
國內的人口壓力對韓國經濟以及總統文在寅(Moon Jae-in)的刺激增長計劃構成了巨大的挑戰,近年來韓國經濟年增速已經放緩至2.8%左右。
韓國的出生率已經處於經合組織(OECD)國家中最低水平,並且還在大幅下滑。韓國每年的新生兒數量已從1981年的86.7萬下降到去年的區區40.6萬。今年前三個月的出生率同比下降了12%。到2031年,韓國人口數量預計將出現下降。
“隨著老年人口增加、勞動人口數量下降,韓國經濟將出現大幅萎縮,”漢陽大學(Hanyang University)老齡化社會研究所所長Lee Sam-sik說。
“2030年之後,當嬰兒潮一代成為老年人(不再工作),年輕人身上的負擔將非常大,”他指出,因為朝鮮戰爭的緣故,韓國的嬰兒潮比西方晚到10年左右。“我們迫切需要繪製一條大致的路線圖來提高偏低的生育率。”Lee Sam-sik表示,降低教育及兒童保育成本可能有用。
崇實大學(Soongsil University)教授Lee Sang-eun預計,韓國目前的失業問題將很快讓位給勞動力短缺。“如果僱不到人手,企業不會增加投資,”他表示,“經濟增速將大大放緩。這是肯定的。”
崇實網絡大學的Lee Ho-sun教授表示,韓國老年人很少為退休做好了準備,許多人把大量資金投入了子女教育中,致使自身晚年生活拮据。
她還表示,隨著青年失業率徘徊在接近10%的水平,許多老年人得不到自己子女的支持。今年8月,文在寅誓言到2021年將最貧困人口的基本養老金提升至每月30萬韓元。
對於撿拾紙箱的Oh Soon-ja而言,這些錢太少,也太遲了。“我希望政府能提供救助,但我已經放棄了對他們的任何期望。”
72歲的Choi Byung-woo將自己的窘境歸咎於妻子的糟糕投資。“我每月從政府拿到20萬韓元,這根本不夠我的日常開支。我的日子過得很悲慘。”
譯者/申凱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紐約時報:習近平推動成立新反腐機構,引發法學界批判 ;dw中國《國家監察法》草案徵求意見 法界人士表擔憂

習近平推動成立新反腐機構,引發法學界批判


北京——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正在推動一個新的反腐敗機構的成立,該機構將擁有大範圍的權力,可以繞開法院將任何從政府領工資的人拘留好幾個月,讓他們無法與律師接觸。這個計劃出人意料地遭到中國一些著名法律學者直言不諱的反對。
即使按中國共產黨的標準來衡量,這個計劃也很大膽。雖然中國共產黨有依靠祕密拘留的惡名,但也宣稱依法治國對現代經濟至關重要。數十名中國律師和來自中國主流學術界的法學教授冒著遭受報復的風險,公開反對這一計劃,這是對習近平第二任期議程的首次重大公開挑戰。

習近平在自己的第一個任期內發動了一場影響深遠的反腐敗運動,用這場運動把競爭對手送進監獄,讓黨內領導層人心惶惶,並把自己塑造成了這個國家幾十年來最強大的領導人。根據本月公布的法律草案,新設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將讓習近平反腐運動的範圍擴大到包括在大學和國有企業任職的數百萬更多的人。
中國目前的反腐敗監督機構是共產黨的一個部門,這個部門雖然權力廣泛,但只對8900萬名黨員有管轄權。習近平的新委員會是一個負責監督所有政府出資的企事業單位的國家級機構,政府的企事業單位有多達6200萬名員工,其中許多人不是黨員。
反對者說,新的《國家監察法》違反了中國憲法,該法讓新的監察委員會在中國法律、尤其是那些旨在防止任意逮捕的法律之外全權操作。
最近,在北京一個有約40名志趣相投的法律學者參加的會議上,來自上海的法學教授童之偉表示,「監察法草案在人權保障方面有些地方明顯有所倒退;監察機關權力太大,且缺乏來自官方的權力制約。」
通過反對這個新的委員會,童之偉和其他人對中國法律體系的強大程度和獨立性,以及是否能制約黨的領導人的權力提出了更廣泛的問題,後者常常把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
上個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大看來已加強了習近平的權威,開啟了中國的鐵腕統治新時代,展示了一個黨無所不包地控制社會的前景。反對這個新監察委員會的人所呼籲的,是一個與之相反的理想:任何人,包括習近平在內,都應該受到法律的約束。
「共產黨說自己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行事,但現在共產黨又說它領導一切,」北京的歷史學者洪振快說。「如果你要領導一切、凌駕於法律之上的話,你怎麼能遵守法律呢?這是這個監察委員會的核心問題所在。」
在中國惡劣的政治環境下,站出來反對新的監察委員會是需要勇氣的,中國很少容忍人們批評黨的重大舉措。在習近平擔任中國領導人的頭五年裡,許多直言不諱的維權律師被監禁,有的被拉到電視台上坦白認罪,習近平也對憲政等自由主義理念表示了譴責
批評擬議中的監察委員會的人當中,有許多是在北京和上海的著名大學執教的法學教授,他們一直避免參與維權案件。在最近幾週站出來批評新委員會時,他們一直努力把自己表現為忠誠的反對者。
這些律師和法律專家們小心謹慎,他們不是在挑戰共產黨的統治,而是要求共產黨履行自己對法治的承諾。
自1990年代的江澤民起,中國領導人都曾發誓要維護法治,都把法治作為讓中國成為一個現代化發達國家的一部分。就連習近平也在口頭上承諾尊重法律和憲法,但他也宣稱「黨領導一切」。
監察委員會的批評者不是通過街頭抗議,而是通過在法律專業人士會議上的發言、以及網上發表的聯合聲明和法律評論,來表達他們的反對意見。儘管如此,他們的批評仍相當尖銳。
他們說,新的監察機構將會違反憲法,因為這個建立在沒有充足法律依據之上的新機構將擁有的權力非常模糊,其權力將等同於、甚至超過中國法院和立法機構的權力。
「這是對法治精神的嚴重打擊,」北京的律師程海說,他在一份批評監察法草案的公開信上籤了名。「原則上,每個犯罪嫌疑人的人權也應該受到保護。」
一些批評該法律草案的人士與網路審查員玩起了貓鼠遊戲。他們在中國流行的社群媒體微信上發文,嚴厲批評監察委員會,他們的文章被迅速刪除。
「如果批評沒有自由,那麼徵求意見毫無意義,」一條網上評論這樣說。這條評論也被審查員刪除了。
在一定程度上,法律專業人士的反對意見反映出一種他們被背叛了的感覺。中國政府去年首次推出這個監察體制的建議時,一些律師曾希望,它將會給習近平的反腐敗運動建立更牢固、更公平的法律基礎。
「最初,我們對監察委員會感到很興奮,」香港大學的法學教授付華嶺說。
中國已經有一個由共產黨運行的反腐敗機構。其名稱是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該委員會對嫌疑人在沒有上訴權、不能與律師接觸的情況下進行祕密拘留之後,將他們送交檢察機關。
習近平在2012年擔任中共總書記後,任命了自己的盟友王岐山負責黨的反腐敗機構,該機構採取了聲勢浩大的行動,拿下了數十名最高層的黨政官員。反腐敗運動幫助加強了習近平的牢固控制,但也引發了濫用和刑訊逼供的指控
紀檢委上週宣布,中國互聯網最高監管機構盛氣凌人的前負責人魯煒正在接受調查,並宣布,魯煒的倒台表明了習近平的反腐敗行動沒有停止。
新的監察委員會將接管黨內監督機構的職能,但也將擴大調查範圍。黨內監督機構的工作重點僅限於黨員,但監察委員會將有權調查政府企事業單位的任何人,包括數百萬不是黨員的政府僱員。
新的監察委員會將「進一步以法治形式加強黨的領導權」,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政治學研究人員樊鵬在一篇最近發表在網上的評論文章中寫道。
這個新委員會也將有對人進行三個月祕密拘留的權力,還可能將祕密拘留的時間再延長三個月。這將讓監察委員會擁有目前黨內檢查機構只用於黨員的同樣嚴厲的拘留權。
「這就摘下了國家有別於黨的這塊遮羞布,」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研究中國法律與政治的教授明克勝(Carl Minzner)在談到該法律草案時說。「與其說是朝著強加更多法律約束的方向邁出了一步,我認為,這可以說是黨的機構把法律體系吸納進來的表現。」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正在對設立監察委員會的法律草案徵求意見,截止日期是12月6日。不過全國人大的代表席位都被效忠於共產黨的官員佔據著,這些人不太可能推遲或修改這項草案。這項法律很可能在明年3月全國人大舉行的下次年度會議上通過。
雖然大多數反對者看不到推遲新委員會成立的希望,但他們說,仍然希望能減少那些他們稱之為監察法最危險的缺點。
「最終的決定取決於黨中央領導,」上海法律學者童之偉說。「作為法律專家、作為公民,我們只是在盡我們的所能來履行我們的責任,那就是把我們的意見提出來。」
儲百亮(Chris Buckley)是《紐約時報》駐京記者。

《國家監察法》草案徵求意見 法界人士表擔憂



按照計劃,2018年中國兩會期間,將正式出台《國家監察法》,並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但相關的法律草案現在就引起了激烈的爭議。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計劃在其第二個五年任期內,繼續推進其反腐敗斗爭。早在今年一月,中紀委就已宣佈將"推動制定國家監察法,籌建國家監察委員會",此舉似乎意味著,迄今為止由中紀委主導的反腐大權將由國家監察委接管。


11月7日,中國人大網公佈了《國家監察法草案》,開始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事實上,這部草案從出台之際,就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和爭議,一些法律屆人士認為,這部法律草案違反了現行中國憲法,賦予了國家監察委員會任意逮捕調查的權力。





周永康:過去五年反腐斗爭中落馬的最高官員


今年8月,59名中國律師聯名發表致中國立法機構-全國人大的公開信,表達了對"監察體制改革及《國家監察法(草案)》的立法前景深深的憂慮。"簽署者之一北京律師程海對德國之聲表示:"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檢察機關限制當事人人身自由不得超過一個月,而《國家監察法草案》則允許對當事人進行最多三個月的'留置'。'留置'期間不受檢察機關的監督,而最為糟糕的則是,不允許律師的介入。"


對於預計會在明年兩會期間獲得通過的《國家監察法草案》,公開信聯署律師們主要表達了4點憂慮:法治原則面臨危機,人權保障遭遇嚴峻挑戰,平等原則受到損害以及正當程序或被拋棄。律師們指出,中國憲法規定公民享有人身自由,但如果"人身自由被'留置'、被逮捕,卻可以不經檢察署批准或決定,憲法權威何在?"


中共十八大以後,習近平發起了聲勢浩大的黨內反腐敗運動,周永康、徐才厚等一系列高官落馬。據中國官方的報導,習近平執政的第一個五年之內,共有440名省軍級官員被審查。而中下級黨政官員則數以萬計。迄今為止,習近平的反腐斗爭主要由中紀委主導,理論上中紀委只對中共黨員具有管理權力。而根據目前正在徵求社會意見的《國家監察法草案》,未來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則將對所有"吃官餉"的企事業單位員工都擁有管轄權,其中也包括眾多的非中共黨員。


如不出意外,《國家監察法》將在明年的人大會議上獲得通過


程海律師表示:"過去中紀委對涉嫌違紀的官員進行雙規,即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待問題。如果當事人自願,這是沒有問題的,因為這是黨內的事情。至於這些當事人是否自願,我們不清楚,因為沒有相關的訊息。"


《紐約時報》中文版週四發表的文章稱:"新設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將讓習近平反腐運動的范圍擴大到包括在大學和國有企業任職的數百萬更多的人。這個新委員會也將有對人進行三個月秘密拘留的權力,還可能將秘密拘留的時間再延長三個月。這將讓監察委員會擁有目前黨內檢查機構只用於黨員的同樣嚴厲的拘留權。"


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研究中國法律與政治的教授明克勝對《紐約時報》表示:"這就摘下了國家有別於黨的這塊遮羞布,與其說是朝著強加更多法律約束的方向邁出了一步,我認為,這可以說是黨的機構把法律體系吸納進來的表現。"


中國人大官網上對《國家監察法(草案)》發表意見的截止日期是12月6日。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北京大清理:受影響者不止「低端人口」;「不能輕易道歉」的中國人


***
神戶製鋼所、日産汽車等日本大企業接連爆出產品數據造假醜聞,中國的主要媒體連日來大篇幅報導,人民日報還刊登了題為《鋼鐵業造假,「日本製造」黯然褪色》的文章。《日本經濟新聞》駐廣州記者中村裕昨日在題為〈中國企業為什麼出事了也不道歉?〉的專欄文章中提到,中國國內對日本産品的信賴感非常高,正因如此,有不少中國人對於這些醜聞比日本人還吃驚。
中村裕的文章接着提問:「中國企業的情況如何呢?雖然中國企業的醜聞之多並非日本可比,但卻很少看到高管因醜聞而舉行記者會低頭道歉的情形。」他表示詢問周圍的人,很多人回答説:「中國人還不習慣道歉」。
中村裕引述一位30多歲的男性表示,在中國很多人從小就被家長教育「不能輕易道歉」。這是因為存在「不能輕易向對方示弱」的想法。
中村裕認為,在中國不管做什麼競爭都很激烈,如果示弱就會被對方輕易奪走地位,因此中國人不會輕易道歉。他又引述一位20多歲的女性説:「中國人一般都是馬上找藉口」「消費者根本沒期待(中國企業)像日企那樣開個發佈會。因為就算開發佈會聽到的也都是藉口」。
中村裕更稱經常聽到有人説:「別等到出事了再想怎麼解決,要先想想怎麼解決掉想把事情捅出來的人」。
文章最後總結:發生醜聞卻不道歉,這是不道德的行為,但過度道歉也會招致更多責難,引來很多人的主動攻擊。這就是當今全球競爭的嚴峻性,這是個非常難以抉擇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