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The transition in Myanmar seen in fast food

From our column Tea Leaves) Stomachs in transition.
During the days of its military dictatorship, Myanmar was the land without Colonel Sanders. Now, for a few thousand kyat, or about $2.50, a couple of pieces of his chicken coated in secret herbs and spices can be yours.
On one of my early research visits to Myanmar, I recall galloping around…
ASIA.NIKKEI.COM

2016年7月30日 星期六

丁學良:對中國外交官訓斥外國人作出“同情理解”的適度詮釋

中國外交官訓斥人的苦衷

丁學良:我力求站在政治文化和行政體係比較的層面,對中國外交官訓斥外國人作出“同情理解”的適度詮釋。

中国外交官训斥人的苦衷








......本篇評論力求站在政治文化和行政體係比較的層面,對中國外交官訓斥外國人這類公開表現,作出同情理解的適度詮釋。同情理解(sympathetic interpretation)在這裡的意思是:即便你不同意對方的說法或做法,也能置身於對方的情境中真切理解對方為什麼那麼說那麼做。中國畢竟已經成為國際政治包括軍事和安全事務的最重量級參與者之一,同情理解中國外交官的某些引人注目的表達和表現方式,至少有助於抑制從最壞的可能去測度對方的惡性互動循環。
革命外交的傳統和理性立場的護罩首先我們要理解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是源於“革命外交”譜系的,雖然當下北京已經不再對外頻繁使用這個術語,但革命外交的傳統並沒有截斷,其核心精神是把外交當作“鬥爭”和“戰線”,把外交場合當作“戰場”。如果把上面提及的那場加拿大風波放在革命外交的傳統裡看,它並不特別地刺激人。20世紀下半葉最令人難忘的革命外交事態,還是蘇聯所展示的那個超級大國總理的那一言和那一行:1959年9月赫魯曉夫訪美時面對著美國官員說“我們要埋葬你們”;1960年10月在聯合國大會上被菲律賓代表所激,惹得赫魯曉夫及外交部長葛羅米柯脫下鞋子敲擊桌子,事後被罰款。
如果我們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找到一位夠格的革命外交鬥士,當屬江青。1972年2月她接待首次訪華、得意於自己破冰之旅的美國總統尼克鬆時,表現也可圈可點。當江青陪同尼克松觀看革命樣板戲《紅色娘子軍》的時候,他試圖表現出西方紳士的風度,江青卻咄咄逼人:“你為什麼拖到現在才來?”所幸舞台上此刻革命音樂喧聲大作,免去了尼克鬆的麻煩——他得費力辯解美國1950年代的麥卡錫反共主義和1960年代越戰的政治險阻,令任何美國政界高層人士不敢跑到反帝堡壘中國來(Ross Terrill, The New Chinese Empire, New York: Basic Books, 2003, Ch. 10)。
假如我們不僅僅局限於高層官員的圈子,中國革命外交的生猛表現,還有一個非同凡響的實例:1969年3月,中蘇爆發珍寶島武裝衝突,你轟我炸,雙方死傷不輕。蘇聯最高層擔心邊界局部戰爭失控,想與中國最高層對話了結衝突。蘇聯總理柯西金親自通過熱線電話,要求同毛澤東直接講話。中方的話務員一聽對方是“世界革命的大叛徒”柯西金,未經授權,就擅自把對方大罵一通:“修正主義份子!你是什麼東西,配和我們偉大領袖講話?”隨即把電話掛了。時任中國第三把手的周恩來為此極為惱火,親自向一把手和二把手毛澤東、林彪寫信反映(高文謙:《晚年周恩來》,紐約:明鏡出版社2003年版第402-403頁)。
不過我們還應該清醒地認識到,中國革命外交傳統中高層官員的火爆表達,未必就是該官員的真實政策立場。有時恰好相反,火爆表達者私下里可能持有非常理性客觀的見解,他在公開場合下的革命怒火式表示,是為著在適當關頭提出穩健政策建議而設的保護罩。我們很多人都記得外交部長陳毅當年那番震撼東西方的公開叫板:美帝國主義你有膽量就打過來,我等你這麼多年了,頭髮都等白了!可是這位多年裡被外界視為“極端好戰分子”的外交部長,1969年9月中旬卻私下里給北京決策層建言:中美之間有必要舉行部長級或更高層的會談,以緩解中國的國際安全處境(Barbara Barnouin and Changgen Yu, Chinese Foreign Policy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London: Kegan Paul International, 1998, pp. 139-144)。
名義上的對等和背後的不對等
除了以上兩大方面,第三個因素也很關鍵,忽視了它,我們就難以同情地理解中國外交官的某些表達和表現方式為什麼是這樣那樣,此乃“級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任外交部長是總理周恩來本人兼任(1949-1958年),第二任部長陳毅是副總理兼任(1958-1972年)。他們是屬於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委員級別的,也就是說,是黨政核心領導圈的成員。參與頂層決策、知曉頂層意圖、有正常機會向頂層反映外界動向,使得他們在公開場合下說話既有底氣也有分寸,知道如何周旋拿捏。
而最近幾屆的中國外交部長,就是正部級,既不是國務委員(字面上相當於西方的內閣成員),也不是中共中央書記處成員,更不是政治局成員,距離當下的黨政頂層隔了好幾個台階。這就使外交部長在公開場合下,表達和表現俱受沉重的約束。絕大多數時候,他只好寧硬勿軟,寧苛勿松,寧狠勿柔,總之一句話,寧左勿右,此乃官場之常情,每個稍有社會閱歷的中國人都明白。即便我們目前尚無法從中方當事人那裡直接獲知其中的般般細節,也能夠從和他們打過交道的外國政要那邊,側面透視其中的一些奧妙,以下是近期的兩個實例。
其一是2001年4月1日發生的美國偵察機和中國軍機相撞事件。中國軍機墜毀,美國機組24人迫降在海南島,這對美中關係是突發的嚴重危機。尤其考慮到美國的政治生態現實,當務之急是要中國把他們的人釋放回去。美國國務卿鮑威爾(先前任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火燒眉毛地給中國外交部長打熱線電話,可是沒人接話。多番周旋之後,焦頭爛額的美方才跟中方說上了話,危機逐步緩解。(Shirley A. Kan, Richard Best et al, “China-US aircraft collision incident of April 2001: Assessments and policy implications”,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10 October 2001, Order Code RL30946)。事後不久鮑威爾赴新加坡出席亞太區域安全會議時,親切地握著中國外交部長的手說:下次遇上這種緊急重大事件,我給你打熱線電話,請你務必馬上接聽!中國外交部長笑笑點點頭。
當筆者看著電視上鮑威爾對記者復述這個細節時,很是感慨:你們美國高官實在太不了解中國的決策過程了!發生這等突發大事件,中國的一個正部級官員怎麼可能立刻跟你對話?那要經過多少級別、多少系統、黨政軍情報警察一路下來都搞定了,才能輪上外交部長去跟美國外交部門首長傳話。你以為中國的外交部長等於美國的外交部長(即國務卿)呀?稍微熟悉美國政治體制的讀者都知道,就外交事務而言,美國國務卿是直接向國家元首、三軍統帥總統本人負責的,二者之間沒有更多的層次隔開了。而在中國的體系裡,二者間隔了多少層次?
其二是2010年5月24日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率領代表團來北京參加第二屆“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希拉里以前雖然也來過北京,但那時是以第一夫人身份來的。這次她作為美國外交部門首長來華,率領的是一個200多名官員的龐大代表團,其中有好幾位正部級和副部級的美國官員(“US-China top-level summit talks in Beijing to address world affairs”MercoPress, 24 May 2010)。會議結束希拉里回到美國,對記者訴說這番談判是多麼重要多麼艱難,其中提到一個生動的細節:當她走進會議廳的時候,中美雙方代表團高官名字的牌子擺在兩邊的桌面上,她朝中方那邊看,正對面卻看不到中國外交部長人名的牌子,就問:“Where is my counterpart?”(“我的對應官員在哪兒?”)在這個場合,中方正面座次的官員首先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員,然後是書記處書記,然後是國務委員,再然後是部長,等等。
令希拉里不解、發出疑問的緣故,和上述鮑威爾的例子是一回事:她以為中國的外交部長就等於美國外交部門的首長。嚴格講起來,在當今的中國行政體系裡,沒有任何一位單個的官員,堪稱是美國國務卿的“counterpart”,你得要數一串中國官職才能跟美方對應。
理解“中國特色”的起步
以上兩個實例是筆者講述比較政治社會學和國際關係課程上極具啟迪價值的素材,有助於讓西方學生明白中國行政體系的異常複雜性。筆者費力解釋完以後,總是要用一個比喻:你們西方的行政系統像三明治,我們中國的行政系統像千層餅。理解你們西方的國家治理架構,主要看紙上是怎麼寫的;理解我們中國的國家治理機構,主要不看紙上是怎麼寫的。諸位欲搞清楚什麼是“中國特色”,必須從這裡起步走。
末尾要說明一下,本篇評論裡所列舉的實例,沒有寫明最近幾屆中國外交部長的名字,因為筆者並不是針對具體個人而發這些議論,實乃藉這些案例來解析中國的政治文化和行政體系。本文開頭所說的“同情理解”,這個考慮也是包含在內的。

北京參與英國Nuke電廠遭喊卡!疑為國安問題與造價浮濫;前內閣高官:梅首相早不滿中國在英投資核電

文翠珊首相府辦公室首席主管提莫希(Nick Timothy)認為,北京投資英國核電廠,會對國家安全產生負面影響;此一觀點,就與前任政府南猿北轍。就在去年10月間,當英國前首相卡麥隆,以及前財政相奧斯本,凖備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倫敦期間,著手欣克利角核電廠簽約計畫時,遭到提莫希於保守黨網站(Conservative home website),發出措辭強烈批評。
英國1995年至今,首座的新核電廠「欣克利角C 」(Hinkley Point…
PEOPLENEWS.TW
前內閣高官:梅首相早不滿中國在英投資核電

英國新內閣突然宣布,推遲批准中方參與的核項目。一名前內閣高官透露,對於卡梅倫極度熱衷吸引中國投資,梅在擔任內政大臣就感到不滿。

Theresa May Premierministerin Großbritannien
(德國之聲中文網)按照原計劃,英國本應在周五(7月29日)批准欣克利核電項目。項目計劃在英國欣​​克利角C建設2台壓水式核電機組,由中國廣核集團(CGN)與法國電力集團(EDF)合作,共同出資修建。該項目曾得到前首相卡梅倫的大力擁護,被看作是英國對外國投資開放的象徵。
然而在協議簽署前數小時,脫歐公投後成立的英國新內閣宣布,將重新考慮該項目。
英國前商務大臣凱博(Vince Cable)對BBC廣播說:"在我們那屆政府時(梅當時擔任內政大臣),梅的態度就非常明確,她對我們那種非常熱衷於中國投資的做法不滿。"凱博表示,他記得當時梅就反對該核電項目。
England - Inspektion Bauplan Atomkraftwerk Hinkley Point C mit David Cameron
前首相卡梅倫非常支持這個中、法參與的核電項目
英國與法國電力集團先在2013年就該核電項目達成協議,中方在兩年後-- 也就是2015年習近平訪英期間,確認加入進來。根據中國廣核集團發布的聲明,中方和法方分別佔該核電站項目股份的33.5%和66.5%,而這也是中國對西方核能設施進行的首次大筆投資。
政府介入,保護國家關鍵部門
事情在英國脫歐公投後發生了變化:卡梅倫辭職,梅上台。在出任首相後的這幾週,梅強調了英國將在商業方面保持開放,但她同時也說,在必要的情況下,政府應該能夠介入乾預,保護該國關鍵部門的所有權不落入外國手中。
欣克利核電項目一些可能的潛在安全風險之前就曾引起關注。去年,一直在梅手下工作的蒂莫西(Nick Timothy)表示,安全專家對於這個中國國有集團能夠進入一個可以切斷英國能源供給的電腦系統,感到擔憂。
這兩台新核電機組計劃供應英國7%的電力,填補英國關閉煤電廠之際在電力供應方面的空白。英國計劃,截至2025年關閉所有的煤電廠。
Atomkraftwerk Hinkley Point in Großbritannien
欣克利角C核電站將位於已有的欣克利角A和B旁邊
批評聲音
在梅內閣突然決定推遲批准這個價值180億英鎊的項目後,批評聲四起。前商務大臣凱博對BBC廣播說,"我本人對於中國在英國投資持相當積極的態度,而在這個事例中,中方沒有參與核能的操作部分,而只是出資"。
他同時說,"不過我想,我們現在有了另一位首相,這位首相優先考慮的內容有所不同,而這類項目要透過一個不同的濾鏡得到審視"。
截至目前,梅內閣還沒有就推遲批准項目的原因作出表態。
使用我們的App ,閱讀文章更方便!給yingyong@dingyue.info 發送一封空白電子郵件就能得到軟件和相關信息!
閱讀每日時事通訊,天下大事一覽無餘!給xinwen@dingyue.info 發送一封空白電子郵件就能完成訂閱!

DW.CO​​M

  • 日期 30.07.2016
  • 作者 王凡/文木(路透社/德新社等)

South Koreans feel betrayed by their government's efforts to protect them. South Korea now plans to haveTHAAD missile-defence system up and running within 18 months, 習近平的外交失利:「薩德」攪動東亞地緣政治 ;美國將在韓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

Some fear the new THAAD missile-defence system more than the missiles it defends them from
Why no men want to marry a Seongju bride
ECONOMIST.COM



Having finally agreed to adopt an American-funded THAAD missile-defence system, South Korea now plans to have it up and running within 18 months

Talks in Hawaii today on coping with the North Korean nuclear threat
ECON.ST

美國將在韓部署「薩德」

中國強烈抗議,稱損害本國安全

美韓宣布,雙方決定在韓國部署先進的美國導彈防禦系統。中國將該計劃視為對中國安全和半島和平的威脅,並進行公開譴責。朝鮮並未立即就該聲明做出反應。



習近平的外交失利:「薩德」攪動東亞地緣政治




北京——無論朝鮮有多麼孤立無援,它長期以來都有一個主要盟友:中國。但近兩年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似乎更加垂青於平壤南面的鄰居和死敵。

他投入豐厚的政治資本來籠絡韓國總統朴槿惠(Park Geun-hye),希望將其從長期盟友美國的身邊拉走。他精心安排到首爾的國事訪問,而對朝鮮及其年輕的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un)再三迴避,至今都沒有和他進行過會晤。朴槿惠去年也投桃報李,在北京舉辦一次盛大閱兵儀式時,前往天安門廣場觀禮,成為美國盟國中唯一到場的領導人。


但上週五,很明顯,習近平的努力遭遇了打擊。朴槿惠政府宣布在韓國部署一種先進的美國導彈防禦系統,表明它對韓美聯盟的重視高於以往任何時候,將更少地依靠中國來防禦朝鮮及其核武庫。
在北京,這一決定被視為重大挫折,影響超出了它在朝鮮半島的利益,涉及一個更大的戰略問題:東北亞地區是否會出現軍備競賽,刺激中國——和俄羅斯——研發更尖端的武器。
分析人士稱,隨着歐巴馬卸任日期的臨近,美國這種「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erminal High-Altitude Area Defense,簡稱薩德)將進一步加劇中美之間的高度不信任,激化已經很緊張的南海局勢,加深在美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的問題上的分歧。
朝鮮曾是中美兩個大國存在共同點的一個議題——至少在聯合國最近一輪制裁行動上是如此。隨着中國失去對朝鮮採取更強硬立場的動力,朝鮮如今卻很可能成為帶來更多刺激的源頭。
韓國軍方表示,上週六上午11點30分,朝鮮在該國東海岸試射了一枚潛射彈道導彈。韓國稱,這枚導彈成功地從潛水艇射出,但沒有結束第一階段的飛行便墜落。今年4月,朝鮮也曾試射一枚潛射彈道導彈。
韓美兩國已經就是否部署美國導彈系統商討多年。駐韓美軍最高指揮官文森特·K·布魯克斯上將(Vincent K. Brooks)週五宣布決定部署的消息時表示,要保護韓國免受朝鮮核武器襲擊,需要採取這樣的措施。
但中國官員多次表示,他們並不相信朝鮮的威脅是美國提出這項部署的真實原因。相反,他們表示,薩德系統可在高空探測和攔截來襲導彈,而部署它的目的是為了追蹤從中國發射的導彈。
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朝鮮問題專家成曉河表示,既然該系統的部署已經得到證實,幾乎可以肯定中國會考慮開發更先進的導彈來作為對策。
「對付薩德--也就是盾--的辦法,就是把你的矛磨利一點,」成曉河說。
一年多以來,部署「薩德」的可能性一直困擾着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關係。
上個月,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V·普丁(Vladimir V. Putin)在普丁到訪北京期間共同對「薩德」予以抨擊,將其等同於美國在某些北約(NATO)國家部署的「陸上宙斯盾」(Aegis Ashore)彈道導彈防禦系統。隱含的信息是:美國正竭力包圍中國,就如同普丁所說的美國正竭力包圍俄羅斯一樣。
普丁來訪前,中國外交部長表達了中方的觀點:「薩德」系統將改變東北亞地區的戰略格局。
「『薩德』系統遠遠超出朝鮮半島實際防禦需要,直接損害中俄的戰略安全利益,也將破壞地區戰略平衡,引發軍事競賽,」王毅說。他表示,中國理解韓方有「合理的國防需要」,「但我們不理解、也不接受為什麼做出超出需要的部署。」
中國的一些分析人士預計,日本最終也會部署「薩德」,因為美國人會竭力拉攏日本,建立更為穩固的美日韓三方聯盟。截至目前,日本尚未對「薩德」系統表現出興趣,但華盛頓和東京正聯合研發一種新的導彈防禦系統,預計將於2017年投產。
朝鮮於今年1月進行第四次核試驗後,首爾和華盛頓加快了關於「薩德」部署事宜的談判進程。平壤方面稱,這是一次氫彈測試。據韓國媒體報導,此次試驗結束後,朴槿惠試圖通過電話聯絡習近平,但未能成功,中國官員後來證實了這一消息。
韓國官員稱,這次核試驗讓朴槿惠相信,習近平無法遏制朝鮮的核野心,中國對她的「信任政治」(trustpolitik)策略——即在強勢回應挑釁的同時設法與朝鮮互動——也不感興趣。
3月,韓國與美國正式就部署「薩德」展開會談。上海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吳心伯稱,中國曾試圖說服朴槿惠通過對「薩德」進行技術調整來遷就北京方面的利益:做出相應調整後,該系統的雷達探測範圍將不那麼深入中國。但他說,最終沒有做出這些調整。
韓國的一些人士表達了擔憂:作為韓國的頭號貿易夥伴,中國或許會針對「薩德」入韓一事在經濟領域進行報復。韓國世宗研究院(Sejong Institute)高級分析師鄭相昌(Cheong Seong-chang)說,中國可能限制赴韓中國遊客數量,或抵制某些韓國產品。世宗研究院位於首爾以南的城南市。
吳心伯說,中國不大可能在經濟增速放緩之際採取此類舉措。但他表示,中國高層領導人之間關於朝鮮問題的討論幾乎肯定會變得更加激烈,習近平在過去兩年間一直和孤立的鄰國保持着距離,但現在,支持與朝鮮修好的官員將獲得更多話語權。
「支持採取較為平衡的對朝策略的那派人,影響力會變大,」吳心伯說。

Choe Sang-Hun自韓國首爾對本文有報導貢獻。Yufan Huang自北京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A sweeping cabinet reshuffle in Indonesia installs an unloved former general

Human-rights groups reacted with dismay. They were already decrying Indonesia’s plans to execute by firing squad 14 people, most of them foreigners convicted of drug offences
Wiranto’s return put Indonesia’s 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is at risk
ECONOMIST.COM

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中国山东省青岛市給韩国姐妹城市大丘小动作

【中国拒让韩国参加 ‪#‎青岛啤酒节‬
中国山东省青岛市府7月27日表示,韩国不宜参加即将举行的啤酒节,并表示青岛也不会前往韩国大丘,参加即将在那里举行的年度类似活动。青岛官员回答记者问题时表示,取消的原因“众所周知”。
韩国大丘市官员7月25日紧急赶往青岛,希望修复两市关系,但是最终被告之,中方决定已作,不会更改。
历时一个月的年度青岛啤酒节是亚洲最大啤酒盛会,吸引大批韩国商家和游客;韩国大丘除啤酒品尝外,还以烤鸡著称。青岛和大丘双边人文交往以酒结缘多年,两城市1993年结为姐妹城市。
普遍认为,韩国执意部署美国的萨德导弹防御系统触怒了中国,中韩关系出现裂痕,青岛啤酒节是中国报复韩国的一个小动作。
中国山东省青岛市府7月27日表示,韩国不宜参加即将举行的啤酒节,并表示青岛也不会前往韩国大丘,参加即将在那里举行的年度类似活动。青岛官员回答记者问题时表示,取消的原因“众所周知”。
VOACHINESE.COM|由美国之音上傳

中國政府承認網約車合法地位;北京"媒體"批"7.19"起火事故蔡英文"態度"


中國政府承認網約車合法地位

商業2016年7月29日
香港——中國的叫車服務吸引了數以億計的資金。投資方中不乏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如蘋果(Apple)和阿里巴巴。對美國最有名的創業公司之一優步(Uber)來說,它們已經成了一場至關重要的路考。
週四,它們的地位終於合法了。
在幾家監管機構聯合宣布的一項新規定中,中國政府准許像優步和它在中國的競爭對手滴滴出行這樣的叫車公司在中國運營。新規定去除了監管方面的不確定性,並設計了一個新框架。叫車公司可按照這一框架在中國開展業務。
優步和滴滴使司機能夠在廣受歡迎的應用的幫助下用私家車搭載乘客,顛覆了中國的的士行業。儘管在技術、營銷和補貼方面進行了投資,但兩家公司之前均是在法律的灰色地帶運營,司機被警方拘押的事情時有發生。
在中國,嚴格的政府規定多次讓本土和海外的互聯網公司栽跟頭。但在迅猛發展的中國科技業,「先投資、再獲批」的模式成了主流。對優步和滴滴來說,這種觀念看來成功了。
分析人士稱,將於11月1日生效的新規標誌着官方在早前更嚴厲的提案的基礎上做出了讓步。根據相關規定,司機須擁有三年駕齡、獲得當地的士監管機構頒發的許可證、無犯罪記錄,且不得使用行駛裡程超過60萬公里的車輛。
在對新規定的解讀上,司機意見不一。他們在一個聊天群裡說,一方面,看到自己的工作得到政府的允許讓人鬆了一口氣。但另一方面,新規定的細節尚不清楚,導致一些問題還不確定,如是否允許非京牌外埠車輛在京載客。
接受採訪時,一名31歲的劉姓司機指出,新規定未提到其他一些問題。因為無權代表叫車服務公司發言,他不願透露全名。最近,隨着滴滴和優步減少補貼,很多司機的收入減少了近一半。
對那些為了利用叫車公司提供的高額獎勵而買車的司機來說,情況更令人煩惱。37歲的溫振江辭去了用卡車給可口可樂公司(Coca-Cola)從北京送貨到西部城市西安的工作,買了一輛大眾汽車(Volkswagen),開始成為優步和滴滴的司機。
「看收入情況吧,」溫振江說。「划得來就開,划不來就是再合法也沒啥意思。」
他接着表示會有很多司機通不過審批程序,並稱自己對新規定以安全為由要求車輛必須安裝GPS追蹤設備懷有戒心。他說,發生過類似的設備導致司機在路上載客的時間受限的事情。
「我知道那種行車記錄儀,」他說。「裝了行車記錄儀,一天超過八小時要罰錢,公司也不會給報。」
專家稱,新規定中並沒有內容能證實溫振江的擔心。
優步和滴滴均發表聲明,對新規定表示歡迎。在優步中國負責企業發展的高級副總裁柳甄發出的信中,該公司表示已做好「監管準備」,將同地方政府合作,實施新規定。
滴滴稱其平台的司機將開始在各地申請許可。滴滴的聲明對新規定中的內容表示稱讚,如允許叫車公司自行定價。
北京師範大學法學院教授吳沈括稱這項新規定是中國共享經濟的一座「里程碑」,並表示沒發現有任何證據表明,它只把目標對準了外企。但他也說,相關公司必須注意遵守各地即將實施的規定。
「各類網約車平台首先需要注意合規工作的調整,尤其包括許可申請、駕駛員遴選、車輛配置,」他說。他還表示,在中國尋求對與現有業務衝突的以互聯網為基礎的新興行業進行監管之際,這項新規定樹立了一個榜樣。中國的的士司機多次針對叫車應用舉行大規模抗議,稱它們是不公平競爭。
「目前來看,近期補貼獎勵減少、專車價格提升、兼職司機數量減少的可能性較大,」他接著說。
儘管優步仍在和市場份額更大的滴滴大打價格戰,相關規定在一定程度上證實了,這家美國企業情願藐視新市場的監管規定。
優步將叫車模式引入了中國。使普通中國人也能駕車載客賺錢的做法,導致優步不時會與警方發生衝突,但它也趕在滴滴之前贏得了顧客。滴滴開始只是一款叫的士的應用,而非用來叫私家車,後來為適應競爭而進行了調整。
如果在獲得地方的士監管機構的許可上不遇到困難,優步將成為近年來以主流參與者的身份進入中國並得到官方批准的第一家大型美國互聯網公司。即便如此,它也面臨著來自的滴滴的激烈競爭。滴滴不僅得到了中國互聯網巨頭騰訊和阿里巴巴的支持,蘋果也在前不久加入了滴滴的投資者隊伍。今年5月,實力強大的蘋果投給滴滴10億美元
孟寶勒(Paul Mozur)是《紐約時報》記者。
-----
德國之聲
蔡英文"態度"惹爭議
"7.19"起火事故至今已第10天。台灣東森新聞報導稱,赴台的陸團家屬在27日分批離境。一些家屬對台灣當局的做法感到憤怒和無奈,他們是在被脅迫的情況下簽署的"和解協議書",甚至有人揚言,回大陸後要狀告台灣當局。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似乎也透露出對台灣政治領導人的不滿。在近日發表的一篇社評中對台灣新任總統蔡英文提出了批評。文章認為,大陸游客遇難者的頭七法會和25日舉行的聯合公祭,蔡英文不僅人未出席,也沒送輓聯,"當時出席的台當局最高級別官員是'交通部長'"。
所不同的是起火事件中巴士車上的一名台灣導遊鄭焜文的公祭於27日舉行,蔡英文卻送上輓聯。文章批評說,"蔡英文想通過這種不同的重視程度的區別來博得綠營選民的好感,同時她對大陸方面怎麼看她的這種區別對待並不在乎。"文章還稱,蔡英文的這種做法"很冷血"。
文章最後提到,蔡英文是故意為之,展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政治下限"。
7月29日,大連舉行追悼儀式,祭奠7月19日在台灣遇難的市民。遇難者中包括大陸游客8男16女(另有說法為10男16女包含3名兒童),總共24人。另外,司機和導遊也在火災中罹難。台灣交通部觀光局此前證實車上旅客是來自遼寧的陸客團。

China and Russia will hold joint naval exercis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in September,

The joint drills will be the first scheduled by any countri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since the tribunal at the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in The Hague ruled overwhelmingly against China on July 12 in a case brought by the Philippines over Beijing’s maritime claims.
China and Russia will hold joint naval exercis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in September, the Chinese Defense Ministry said, amid heightened regional tension following an international tribunal’s rejection of Beijing’s maritime…
WSJ.COM|由 JEREMY PAGE 上傳

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Japan Inc. distancing itself from China, looking to India, ASEAN for growth

Japanese companies no longer see China as a top destination for investment, and are overwhelmingly turning to India and ASEAN for growth.
50% of Japanese corporate managers said India was a promising investment destination. Only 4% said the same about China.
TOKYO -- Japanese companies no longer see China as a top destination for…
S.NIKKEI.COM

朝鲜军人、西藏高僧死于狱中虐待、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越南媒体指出当局拒绝在印有南海“九段线”暗纹的中国护照上盖章

【朝鲜军人越境持枪抢劫 重伤两名中国军警】
据韩联社报道,5名朝鲜军人星期四凌晨在中国吉林省持枪抢劫,目前两名嫌疑人被捕,3人在逃。
中国军警在吉林省长白自治县进行抓捕时曾经与朝鲜军人发生枪战,其中两名军警因伤势严重被转送长春一家医院救治。

【一西藏高僧亲属称其死于狱中虐待】
已故西藏宗教领袖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侄女尼玛拉姆周三表示,家人相信丹增德勒仁波切死于狱中虐待,而非中国官方所称的心脏病突发。
尼玛拉姆日前离开中国大陆,经由尼泊尔到达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达兰萨拉。她表示自己离开年迈的母亲和幼小的女儿就是为了将真相告诸世人。




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在监狱的绝食抗议已接近80天。他曾参与抗议对《南方周末》的审查,被判六年监禁。妻子张青周四(7月28日)向德国之声证实,郭飞雄目前健康堪忧,在监狱持续遭受虐待。


此前,越南媒体指出当局拒绝在印有南海“九段线”暗纹的中国护照上盖章,现在又有中国媒体爆料称有中国护照被越边检人员写脏话,中国方面由此提出交涉,并称这是“无耻的懦夫行为”,网民更是群情激愤。

土耳其「已出現白色恐怖」

政變整肅 土國關131家媒體

1700軍人遭撤職 西方憂艾爾段搞專制

【韓政燕、蔡筱雯╱綜合報導】土耳其軍方發動政變至昨滿兩周,總統艾爾段開始秋後算帳,當局前天勒令關閉131家媒體,解除近1700名軍人職務,含149名將軍。艾爾段昨與三軍高層開會,準備大幅整頓軍方。西方國家及人權組織對此持續清剿表達嚴重關切,憂心艾爾段藉此打壓異議份子、厲行專制。
根據官方公報,關閉的媒體包括3家新聞通訊社、16家電視台、23個廣播電台、45家報紙、15家雜誌社和29家出版社,多為區域性媒體,還有幾家與反對派穆斯林教士古倫有關的媒體。

艾爾段(Tayyip Erdogan)指控,旅居美國的古倫是政變幕後黑手,但古倫否認。土國當局周一下令拘留42名記者,前天再下令拘留《時代報》47名編輯人員。親古倫的《時代報》曾是最大反對派媒體,已被勒令停刊。「無國界記者」組織譴責,艾爾段並無證據證實媒體參與政變。美國表示,土國政府一再拘留記者的做法令人憂心。稍早「國際特赦組織」指,已有足夠證據顯示被拘押者遭毆打和刑求,甚至被性侵。 

「已出現白色恐怖」

土國軍方前天也將1684名軍人撤職。稍早軍方堅稱,僅約1.5%軍人參與政變。但據比率,遭撤職將領達4成。總理尤迪倫昨與三軍高層開會,會前有2名將領辭職。
來台11年的土國留學生邱柏宏(Burhan cikili)昨向《蘋果》表示,古倫是極受崇敬的靈修者,支持者並非有組織的教派,而是受其學說啟發自組學會靈修,台灣福爾摩沙學會就是其中之一,但古倫卻遭指控為政變主使,很荒謬。
邱柏宏說,政變已逾11天,艾爾段政府查不出發動政變的軍官,卻在政變後20分鐘就控古倫是主謀,並迅速提出涉及政變的警察、法官等黑名單,難怪外界質疑艾爾段是自導自演,只是製造實施緊急狀態,擴大總統權力的藉口,乘機打壓異己。
邱柏宏透露,土國已出現白色恐怖,鄰居可相互舉報他人可疑行動。他預言,土耳其將會出現逃避政府打壓的知識份子「難民潮」。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中國搶走美國人的工作?如今情況或已逆轉



中國製造業成本不斷攀升,幾乎與美國持平。外國企業紛紛將工廠和資金撤回本國,或遷至勞動力更便宜的亞非國家。
據估計,今年中國失業及不充分就業率將達12.9%。

透視中國:變本加厲囤現金 中國企業「日本化」;企業債務惡化 危機即將來臨? - BBC



【即時頭條】變本加厲囤現金 中國企業「日本化」
中國公司被廉價現金所環繞。問題是,他們並未把錢花出去。
中國決策者釋放了一波廉價信貸以刺激增長,但令他們沮喪的是,企業不願意投資。企業選擇把錢存在銀行――或者通過購買境外資產轉移出境,而不是修建新的工廠或者僱用更多員工。
這個被稱為「流動性陷阱」的問題,與日本的經歷如出一轍――日本商業信心和投資意願低迷,也在阻礙經濟的發展。
「現金充裕的中國企業正在尋找海外投資機會,就像日本企業在上世紀80年代末那樣,當年日本出現類似情況的原因之一是日元在『廣場協議』達成之後走強,」Raymond Yeung等澳新銀行經濟學家在一份報告中寫道。
中國兩個主要貨幣供應量指標在6月份繼續分化。M1——包括流通中的現金和各單位在銀行的活期存款,在6月份按年飆升24.6%,創下6年來的最大增幅。而還包括居民儲蓄存款的M2僅增長了11.8%,增幅與5月份持平,且低於政府的年度目標13%。
鑒於2015年年中以來M1背後的主要推動力是企業存款需求,上述分化引發了擔憂。雖然更健康的資產負債表為負債累累的公司提供了緩衝,但這些公司不願意擴大產能的問題更加令人擔憂。
諮詢公司龍洲經訊的Thomas Gatley在一篇名為《The Caution of Chinese Corporations》(中國企業的謹慎情緒)的報告中強調,企業正在籌集新的資金,要麼想囤積起來要麼想進行財務投資,因為他們預期「自己產品的需求將進一步放緩,所以沒什麼必要擴充產能或其他固定資產。」撰文/彭博社




中國的債務問題一向引人關注。經濟向好時,政府和企業積累的債務推高了中國的經濟增長。但上一輪的國際金融危機顯示,債務並無法無限疊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