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1日 星期一

台灣不需要「兩岸論述」(南方朔)

【南方朔:語言、思想與時代】台灣不需要「兩岸論述」2015-03-17 12:30
強國主宰語言表述空間,很容易「兼併」弱國的話語利益。馬英九與他的軍師玩弄著自以為聰明的語言詐術,結果北京只要抓緊「一中」,馬的「兩岸論述」就全部破產。
南方朔
近代的西訪語言學,社會歷史學,甚至知識論,有一個專門學術語彙 “discourse”,學術界譯為「話語」,但「半學術界」或政治界則將它譯為「論述」。於是「論述」這個詞遂在台灣氾濫,甚至遠遠的溢出了它的本義。

語言論述受權力關係制約

“discourse”這個學術辭彙是當代法國思想家傅科(M. Foucault)的思想核心。以前的人認為,人是語言的動物,人們怎麼去說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是人所說的那個樣子。傅科根據他對精神醫學的研究,卻發現事實並非如此。例如人們談論瘋狂的方式,在歷史上就經過多次變化。這顯示出,人類的語言論述,並不是說了就算,而是受到歷史環境、廣大的歷史社會脈絡,以及利益的因素,還有更大的社會權力關係所制約。

由傅科的「話語」理論,人們已知道,在「話語」世界裡,乃是各種話語為了爭取各自的合理性與利益,做為競爭。

在現實政治上,第一位將傅科的話語理論加以運用的,乃是伊斯蘭思想家薩伊德(Edward Said)。他一九七八年出版的《東方主義》(Orientalism)一書即是範例。

一九八四年當《東方主義》開始躥紅時,英國社會思想家透納(Bryan S. Turner )就在《東方主義,伊斯蘭穆斯林》論文集裡,發表了一篇十分精要的論文。他說現實的權力關係決定了話語關係上的優勝劣敗,因此,如果只是在話語上糾纏,只是使弱勢者落入陷阱。東方人應有一種自覺,東方主義的話語關係其實並不是東方人自己,而是西方。東方思想工作者,重要的是要去指出西方的問題。
將傅科的話語分析用來分析台灣國民黨所謂的「兩岸論述」,就可發現只是一種自以為聰明討巧,其實卻是自掘墳墓、作繭自縛的愚蠢策略。

馬英九們自掘一中墳墓

馬英九與他的那群半調子軍師,以為對於兩岸政策一定要有一套說辭,他們稱之為「兩岸論述」。於是他們宣稱「不統,不獨,不武」以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等口號,就可使它統獨之利兩兼。但他們對語言學完全外行,當他們叫出這些口號後,他們其實已掉進了自掘的陷阱:

一 、兩岸的現實權力完全不成比例,北京有更大的話語權,因此,北京當局有完全的定義能力。於是「九二共識」遂被北京簡化濃縮成了「一中共識」;「各表」的部分當然自動消失。

國際外交界都知道,重大的外交宣示必須簡明扼要,不能有語意的模糊曖昧,更不容有太多條件句。國民黨的兩岸論述,除了「一中」是明確的,「各表」都是太模糊歧義的附屬子句與條件句。國際社會看得到的只有「一中」,北京也只看到「一中」,因此,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全世界的理解都是「一中」。馬與他的軍師幫台灣掘了一個「一中」墳墓,自己跳了進去。

馬的「兩岸論述」形同「投降論述」

二、國際社會上,強國因為有現實上強大的權力關係,因而主宰了語言表述的空間,用語言學來說,就是強國很容易「兼併」(incorporate)弱國的話語利益。馬英九與他的軍師絞盡腦汁,玩弄著自以為聰明的語言詐術,企圖能將現況合理化。但他們發明了「不統,不獨,不武」、「互不否認治權,互不承認主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搞到了最後,北京只要抓緊「一中」這一點,馬的「兩岸論述」就全部破產,形同「投降論述」。

最近習近平講話,只談「九二共識」,根本不提「一中各表」;中國咬定了「一中」原則,收緊了它的對台態度。這樣的結果,都是馬的「兩岸論述」所造成的。

因此,我們現在也可以說,馬政府是「成也兩岸論述,敗也兩岸論述」。馬英九在第一任之前,提出種種口號,遊走於統獨之間,無論台灣內部及北京當局,都被唬弄得一頭霧水,馬因而獲得極大的政治宣傳利益。

北京搞久了,已知道馬的伎倆,所以北京表面上也宣稱「九二共識」,但在具體的定義上卻加強「一中」的力道。由於北京是強的一方,享有較大的定義權,所以全世界都往「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共識」這點去解釋。於是,馬政府本來是要兩面討好的說法遂被擠壓掉,馬的確替台灣挖掘了一個「一中墳墓」。

北京才需論述,台灣則應「說不」

最不應該的是,他替台灣挖了一個墳墓,但國民黨仍不知覺悟,只是一天到晚宣稱「民進黨卻少了兩岸論述」,企圖將民進黨也拖向他的「兩岸論述」陷阱。如果民進黨也與國民黨一樣愚蠢,也在「九二共識」與「一中」上面糾纏,只會使台灣在論述上更處於不利的位置。

台灣對中國,根本不需要國民黨所謂的「兩岸論述」,因為任何論述,最後必然被北京的權力所「兼併」,最後會向北京傾斜。兩岸關係,北京才是要去說的一方,台灣則應是「說不」的一方。只有北京所說的「是」與台灣所說的「不」逐漸有交集,兩岸關係才會有發展的空間。馬政府的那種「兩岸論述」,已需要完全揚棄!

沒有留言: